相关文章

永嘉上演“蜂界世界大战” 中蜂不敌败走岩头

来源网址:

  温州网讯 昨天,永嘉岩头屿根村,养蜂人张老伯家门口,一群蜜蜂围绕着多只蜂桶,从出入口进进出出。张老伯看到这一幕,却恨的“牙痒痒”。

  “它们是意蜂(意大利蜂),个头大又强壮,是过来抢蜜的。”张老伯说,自家蜂桶里的“中蜂”(即土蜂)“打不过”附近老陈养的意蜂,都逃走了。

  意蜂先“刺探情报”再“大举来袭”

  每天二三十万只土蜂被迫“离家”

  今年中秋节前后。附近里岙村的老陈从外地运来160桶意蜂。张老伯说,老陈的养殖地点距离他的养殖点有几百米的距离。从那时起,那些意蜂就扮演起“侵略者”的角色。

  张老伯说,自家门口蜂桶里的蜜香散开后,意蜂嗅到了。一开始,是零星地飞来,“尝”一点就走。谁知道,从十天前开始,意蜂成片成片地飞来抢蜜。

  “这就好比打仗,一开始飞来的意蜂是‘刺探情报’的。”张老伯说,“它们飞回去之后告诉同伴,一起来抢蜜。”

  昨天,记者看到一群意蜂飞舞在张老伯家门口,它们在土蜂蜂桶周围盘旋。在这场抢蜜战中,一些充当“先锋”的意蜂挤在蜂桶的出入口处。

  张老伯67岁了,他说自己从17岁起就开始养蜂,看到如今这画面,太心疼了。

  “现在每天会有二三十万只土蜂逃走。一个月前,我还有150只蜂桶,现在只剩100只桶了。”张老伯说,土蜂抵挡不住意蜂的进攻,只能放弃家园。“粗算一下,我已经损失了2万元了。”

  人互谅

  老陈愧疚,答应运走“侵略者”

  张老伯理解他难处,说不要赔偿

  蜜蜂之间的战争,并没有在两名养蜂人间引发大的争斗。两位已年过六旬的老者,在这件事上的态度是互谅。

  老陈对张老伯充满了歉意。他说,从20岁就开始养蜂了,至今有40余年了。“我之前都是在外地养意蜂,这几年家里有点事,前不久就把意蜂从外地运回来了。”老陈说,他一时也没有解决这件事的办法,只能是找个时间把意蜂运走。“过完春节,大概明年3月份的时候,我把他们运到安徽去。”

  张老伯也理解老陈的难处。他说,老陈答应明年三月份运走意蜂就好了,不需要赔偿了。

  长知识

  “偷蜜”在“蜂界”很普遍

  土蜂战斗力弱,但并非次次输

  按照两人的约定,在明年三月前,老陈养的意蜂还在张老伯的养殖点附近。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如何最大程度的减少损失就成了张老伯要面对的问题。

  温都记者为此请教了温州养蜂专家——浙江省蜂业协会副会长李生观。

  李生观说,这个时节的岩头,蜜源紧缺,在这样的情况下,“你偷我,我偷你,内部互相偷”的现象在“蜂界”非常普遍。虽然上世纪30年代传入温州的意大利蜂种,身强体壮,土蜂相对而言战斗力较弱,但这并不意味土蜂次次输。意蜂怕冷,天冷时战斗力会减弱。

  “所以我们会看到在清早,土蜂到意蜂那里偷蜜,意蜂却束手无策的情况。”

  在李生观看来,张老伯之所以损失惨重,一方面跟近段时间岩头天气暖和,意蜂战斗力没被削弱有关。另一方面,采集力强的意蜂不会在没有充足蜜源的情况下出去采蜜。“老陈家的意蜂盯上了张老伯家土蜂采来的蜜。”

  至于如何减少两个蜂种间偷蜜的现象?李生观说,暂时没有更好的办法,双方可以养殖同一品种,或是其中一方转移养殖地。李生观透露,目前温州正在筹备蜂业协会,方便养蜂人交流,规范蜜蜂养殖和管理。另外,有种装备叫意蜂闸,放在蜂桶口,因为意蜂身体偏大就进不去,土蜂可以自由进出。

  据了解,意蜂是目前经济效益最大的蜂种。而由于土蜂生产力低,不适合规模化养殖,因此在全国范围内,数量不到意蜂的十分之一。李生观介绍养殖两个蜂种的经济效益时打了这样一个比方:“如果土蜂的采集能力是一辆自行车的话,那意蜂的采蜜能力就是辆大卡车了。”

  据永嘉县岩头镇副镇长金成有说,现在岩头大约有100户在养蜂,这个行业还属粗放型管理。养殖的区域主要由养蜂人决定,政府仅起到引导作用,类似张老伯和老陈这样的事情短时间内不好解决。(记者 夏忠信)

本文转自: